返回

玩家凶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零九章 吾爱(十四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阅读。点击网址:m.xdzxsw.com

  枪管撩起头发,露出隐藏在黑发下面的脸庞。

  五官和照片上的梅薇思一模一样。

  就是面无表情,双眼空洞无神,淡蓝色的虹膜里看不到一丝属于人类的情感。

  相较而言,此时此刻被李昂端举着的木质人偶都比她更有“人味”。

  梅薇思一动不动地看着电视,就算李昂用枪口指在她的额头上,也没有动弹的意思。

  【快...动手...】

  李昂的手臂上再次传来灼烧刺痛,一行新的纹身浮现,字迹潦草混乱,

  像是一个将死之人,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与惊吓。

  “...”

  李昂平静地看了纹身一眼,缓缓打开手枪保险,手指轻轻扣在了扳机上。

  然后,他猛地旋转手中手枪,甩了个枪花,将手枪插进西装口袋,没有朝梅薇思扣动扳机。

  【斯蒂文你在干什么?!】

  手臂之上,纹身显现,

  李昂瞥了眼刺痛难耐的纹身,抬起头,朝着空气说道:“你应该能看到我周围的景象吧?

 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告诉我真相。”

  【你在说什么?快阻止梅薇思,我快撑不住了,想想你的家人...】

  纹身依旧在愈发急促地书写着,

  李昂长叹一声,抓住悬浮在半空中的木质人偶,踩踏在双人床床面上,朝着房间左侧的窗户急冲而去。

  砰!

  木质人偶重重撞上窗户,人偶手中的美工刀切割着玻璃,发出尖利摩擦声。

  下一秒,那种意识抽离的感觉再次降临,

  再睁眼时,李昂重新回到了房屋客厅。

  客厅里依旧充盈着黑色气体,通灵师芭芭拉手中的银质十字架,散发出微弱光亮,化为阻挡黑雾的屏障,

  而芭芭拉本人,则惊怒交加地盯着李昂,沉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  “嗯?”

  李昂一挑眉梢,轻描淡写地说道,“你在质问我,为什么我刚才不开枪结果了梅薇思,

  以至于让你、斯蒂文的父母,以及斯蒂文的本人,在此时此刻受到生命威胁。

  对么?”

  芭芭拉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梅薇思已经彻底失去了自我意识,她不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...”

  “停。”

  李昂开口打断了芭芭拉的话语,随意道:“你弄错了一件事情。

  我刚才没有开枪,不是因为我怜惜梅薇思,也不是因为我顾忌梅薇思是斯蒂文的妻子。

  而是为了回到这个世界,确认一件事情。”

  “确认事情?”

  芭芭拉下意识地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  “呵呵,”

  李昂莞尔一笑,随意瞥了斯蒂文的父母一眼,平静道:“你们觉得,在斯蒂文与梅薇思夫妻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夫妻二人都喜欢密码学,有着共同爱好、共同语言,育有一儿一女,家庭和睦,生活美满。

  丈夫是个收入颇高的白领,妻子受过高等教育,会弹钢琴,喜欢收藏高档人偶。

  两个孩子也非常让人省心。

  那么,这个家庭,为什么会陷入崩溃呢?”

  “你在说什么啊?”

  芭芭拉皱眉道:“我刚才不是解释过了么,梅薇思是个孤儿,从小性格内向,和你结婚后才得到好转。

  然而再一次全家旅行时,她开车与一辆摩托车驾驶员发生碰撞,造成对方死亡。

  这件事情给她造成了强烈的精神阴影,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精神逐渐崩溃,时而抑郁,时而狂躁,

  到了就算不停服用药物也无法治愈的程度。

  最终她选择了自我毁灭。”

  “真的是这样么?”

  李昂笑了笑,说道:“我倒是有个不同的想法,有关于斯蒂文一家人的‘真相’。”

  他抬起手,指了指自己的眼眸,平静道:“此时此刻,在你们眼里,我的眼睛虹膜,是什么颜色的。”

  “什么?你疯了么?”

  芭芭拉闻言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,现在他们都快要被黑色气体吞噬淹没了,对方还有心情讨论眼睛颜色。

  斯蒂文的母亲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斯蒂文,亲爱的孩子,你是不是在灵界受了什么刺激?”

  “刺激?并没有。”

  李昂摆了摆手,视周围漫天黑气如无物,“我只需要你们回答我的问题。如果答案令我满意的话,我就会重新合作,回到灵界。”

  “...”

  芭芭拉深吸了一口气,“淡蓝色。你眼睛的虹膜颜色,是淡蓝色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

  李昂打了个响指,随意说道:“所谓虹膜,是指眼球壁中层的扁圆形环状薄膜,主要由结缔组织构成,内含色素、血管、平滑肌。

  虹膜颜色,大体上可分为浓褐色、淡褐色、琥珀色、绿色、灰色、蓝色、紫色、粉红色。

  当然,不管是什么颜色的虹膜,其颜色都取决于虹膜内黑色素数量、黑色素种类以及黑色素分布。

  而这些,都受到人类基因序列中,多个基因座控制,目前已知的基因座,有2与EYCL3,其中,基因在绝大多数眼睛色彩中,起到了关键作用。”

  李昂顿了一下,笑着说道:“OCA2基因,是参与小分子,特别是黑色素的前体酪氨酸的跨膜运输的整合膜蛋白,影响着皮肤色彩、头发色彩、眼睛色彩,以及雀斑、痣等体貌特征。

  既然是基因,那就可以遗传,

  世界上人数最多的是浓褐色虹膜颜色,

  淡褐色一般出现在中东地区的白人民族,

  比棕色更浅的琥珀色,数量更少,一般是欧洲地区的混血儿。

  相比之下,蓝色虹膜在欧洲更为普遍。

  绿色虹膜,则常见于凯尔特人、日耳曼人、斯拉夫人、土耳其人、普什图人等。

  以上这些,这是同族群内的繁衍遗传,

  至于灰色与紫色,是蓝色虹膜的变异,粉红色则是因为虹膜内没有色素,常见于白化病患者。

  那么,非同族群内的繁衍通婚,又会产生什么样的虹膜颜色呢?”

  李昂将手掌插进口袋,淡淡道:“虹膜颜色,是多个基因控制的质量性状,四个对等基因没有显隐形关系,而是相互累加。

  在排除变异的情况下,

  存在每个有效基因,则增加一个效应值。

  比如,红色与蓝色混合,则成为紫色,棕色与蓝色混合,则成为绿色。

  注意到了没有。

  斯蒂文本人的虹膜颜色,是淡蓝色的,他妻子梅薇思的虹膜颜色,是棕褐色的,两个孩子的眼镜也是褐色的。

(第 1/2 页, 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免费阅读。请点击 网址:本站最新地址:m.xdzxsw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